« VC与招聘融资推介时“要”和“不要” »

VC十大“杯具”案例(下)

by ReachVC  桂曙光

(本文已刊登在《商讯-公司金融》2010年6月刊)

VC十大“杯具”案例(上)

VC十大“杯具”案例(中)

 

分贝网(http://www.fenbei.com

案例特点:创业者由草根走上圣坛,再沦为阶下囚的创业过山车

创业者的教训: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VC的教训:每个投资的项目,都是自己的孩子,生下他,就有义务照顾他

说起分贝网,知道的人不会太多;但说起《老鼠爱大米》,不知道的人就很少了。

如同刘谦的魔术,互联网也是一个可以见证奇迹的地方。互联网在中国的历史虽然很短暂,但创造的奇迹和神话一点儿都不少,而分贝网及其创始人郑立无疑是这些神话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他从一个毫不起眼的电脑城打工仔变为重庆IT行业的第一人和“80后”创业成功的偶像;仅仅5个年头之后,他又因为非法经营被刑事诉讼,面临牢狱之灾。他是如何由草根走上圣坛,又为何从偶像沦为阶下囚呢?

2003年6月,在重庆石桥铺电脑城打工的郑立,和朋友一起创建了163888网站,寓意“一路上发发发”。此时网站不过三、四个人,他们在电脑城附近租了个小房子,吃、住、办公都在一起。随后,他们开发K8录歌软件,163888逐渐成了中国首屈一指的网络歌手聚集地。香香、杨臣刚等网络歌手在他们网站成功推出,《老鼠爱大米》等网络歌曲风靡一时,让163888网站名声大噪,号称“华人第一音乐社区”。

随后,163888受到过众多VC的追逐,2004年10月,IDG VC向分贝网投资200万美元(据悉,最终投资并没有完全到位),占其20%股权。这也是IDG在重庆投的第一家个人网站。到2006年,网站注册用户达到1200万,163888也获得互联网领域的不少荣誉。同年,163888获得了阿尔卡特VC的600万美元投资,占12%股权。郑立曾做客CCTV《财富故事会》,以“80后”领军人物的姿态讲述自己的财富故事,被媒体广泛报道,这一年,他24岁。

2007年6月,网站启用了新名字和新域名:分贝网(fenbei.com),但分贝网的赢利模式并未有根本转变,依靠卖空间和收取会员费的赢利模式难以为继续,广告成了分贝网主要的收入来源。

2009年,郑立涉嫌经营色情视频聊天业务被捕,2010年1月,此案开庭审理,郑立当庭认罪。

郑立涉足色情业务的原因尚不知晓,但分贝网日渐衰弱则是不争的事实。公司始终处于亏损状态,新的投资却始终没有到位。有人猜测,郑立仅仅是用视频聊天的收入来改善分贝网的财务报表状况,以期分贝网卖个好价钱。

分贝网经营上处于困境,除了市场竞争激烈、商业模式不清晰之外,创始人团队的不成熟和不完善也有很重要的原因。据郑立早期接触过的一位做“天使投资”的民营老板回忆,他答应可以投资200万,占30%的股份,但提出要另聘CEO,郑立没有答应。在融资之后,郑立也试图聘任职业经理人,但均告失败。其中一位曾任在搜狐任职,但不到两个月就离任,他后来对媒体谈到了“80后”创业者身上有刚愎自用、不培养团队、不看重思想、不注重章法的四大顽疾。

分贝网已经停止运营,创始人郑立已是阶下囚。此次事件影响太大,想重新崛起,几乎是不可能。这样的结果出现,不过我们不禁要问:投资人对分贝网是彻底放弃了吗?他们对创始人不监督了吗?郑立组织48个小姐,分三班倒做色情表演,投资人一点不知吗?投资人曾将分贝网誉为中国的MySpace,并称Facebook在中国没有能力收购分贝网。如今回头看看,这些豪言壮语更具有讽刺意味。

 

视频网站Myseewww.mysee.com

 

案例特点:草根创业者与成功创业者

创业者的教训:多做实事,少来虚的

VC的教训:不要相信概念,尤其是在中国

Mysee是国内最早进行P2P视频直播研发技术的公司,是集视频直播、点播、互动娱乐、无线增值等服务于一体的宽带视频娱乐服务平台。公司曾联合各大门户网站、电信运营商为国内外50余次的大型活动进行了网络直播。

2003年7月,生于1981年的高燃从清华大学新闻系本科毕业,之后从事了一段时间的财经记者工作;2004年10月,高燃创业做了一家B2C电子商务网站,并获得了远东控股集团董事长蒋锡培100万元的天使投资,但最终失败。2005年2月,高燃与同在创业的清华同学邓迪合并公司,创立MySee.com,蒋锡培追加100万投资。2006年初,Mysee获得北极光和赛伯乐等机构一共200万美元的投资。2006年10月,Mysee发布声明,称高燃因为个人健康原因,辞去所有MySee相关职务。

让Mysee声名鹊起的并不是“视频”、“Web2.0”跟当时流行的概念,而是公司的融资故事:首先,蒋锡培对互联网领域并不太懂,他最初的100万元投资天使,并没有认真去看高燃给他的三页篇幅的项目计划书,主要是看中了高燃本人才给他的投资。其次,风险投资北极光和赛伯乐的创始人也是鼎鼎大名——邓锋是NetScreen的创始人,朱敏是WebEx的公司创始人,这两家公司都以数十亿美元的价格被并购。这些成功的创业者一致认可、投资的高燃,自然会让人浮想联翩。

但接下来的事情是所有投资人都没有想到的。

MySee烧钱的速度太快了,几十个人,每个月要烧掉100多万,办公室光装修就花去100多万,还要花大量的资金购买视频内容。8个月时间,200万美元的投资款,消耗殆尽。另外,作为创始人和公司总裁,高燃仍然丢不掉自己媒体人的本质。他总是默许媒体夸大事实,融资200万美元变成了融资1000万美元。据投资人说,他时刻最关注的都是自己的知名度和形象,他到处演讲,宣扬创富成就,但只为自己做市场,不为公司做市场。在投资人看来,高燃拿投资人的钱去包装自己,甚至还有其他的用途,但就是没有用来给公司做企业。

钱烧光了,业绩毫无起色,高燃被迫离开了自己创立、但没有话语权的Mysee。

据悉,高燃在离开Mysee之后,不久又创立了狗仔网。值得回味的是,高燃曾经失败并且放弃的B2C电子商务现在正如火如荼,投资人非常追捧;而伴随着ku6网的海外间接上市,视频网站也逐步找到了盈利的方式和资本退出的通道。

 

炎黄健康传媒(http://www.yhchm.com/

案例特点:投资人与创业者的内乱

创业者的教训:花钱的事谁都会,关键是挣钱

VC的教训:投出去的钱,还是派人看着会比较容易控制点儿

风险投资在中国的最典型成功案例恐怕非2005年7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分众传媒莫属,一方面是公司从创立到上市只有短短的2年半,经历几轮投资之后,让数十家赚得盆满钵满;其次,分众传媒掀起了国内户外传媒的创业、投资、并购的热潮,引领了航煤传媒、华视传媒等公司海外上市的同时,也让众多投资人、创业者深陷其中——炎黄健康传媒(下称“炎黄传媒”)无疑是后者。

2004年,炎黄传媒创立;2006年9月,炎黄健康传媒获得软银赛富500万美元的第一轮风险投资;2007年10月,炎黄传媒获得第二轮3500万美元投资,投资机构包括兰馨亚洲(Orchid Asia)、崇德基金(CRCI)、银瑞达创业投资(Investor AB)、汇丰直接投资(HSBC);2008年1月,分众传媒宣布将向炎黄健康传媒投资500万美元现金,同时还将旗下覆盖中国国内31座城市所有医院和药品连锁店的医疗保健联播网的所有权转让给炎黄传媒,分众传媒获得炎黄传媒20%的股份。

在成功获得第二轮融资后,炎黄传媒开始全国扩张和抢跑,收购了很多地方性的户外媒体公司,甚至不惜以超过竞争对手以几倍的价格抢夺资源。至2007年底,炎黄传媒在全国36个城市共有液晶32800块屏。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投资者开始要求被投资公司节流过冬,但炎黄传媒的4000万美元融资款已经在快速扩张的圈地中消耗一空。

2008年3月,公司CFO李晓东辞职,继任者张伟未满一月也离职,副总裁李艺也离职;5月左右,副总裁沈叶、人力资源总监夏海涛等离职;6月,公司COO曹黎明、影视总监李欣离职。除了管理层离职外,公司销售骨干也先后离职或被辞退。这些直接导致公司更为严重的赢利危机。分众传媒在发现炎黄传媒的赢利能力有问题、并且管理团队不稳定之后,停止了与炎黄传媒的投资合作。

由于炎黄传媒创始人赵松青与投资人之间有对赌协议,业绩不佳导致对赌失败后,她要降低在公司中的股份,但她拒不执行协议。2008年10月,炎黄传媒投资方与赵松青开始了一出相互弹劾的闹剧。这个时候,正式金融危机对国内经济影响最大的时候,而炎黄传媒的内忧外患,导致收入也急剧下滑,人员从高峰期的上千人变成缩减成几十人。

前几年户外媒体这个行业过度投资,导致出现太多泡沫,即便是行业龙头老大和参照目标——分众传媒,市值已严重缩水。对于炎黄健康传媒,你可以说她还活着,你也可以认为她已经死了。

 

真功夫餐饮(http://www.zkungfu.com/

案例特点:创业者内乱——能共苦不能同甘

创业者的教训:没有永远的兄弟,只有永远的利益

VC的教训:股权结构是否合理是判断项目好坏的重要依据

麦当劳、肯德基在国内大受欢迎,中餐连锁一直愤愤不平,不断有人跳出来挑战洋快餐。从十几年前的“红高粱”到现在很红火的“真功夫”,“红高粱”早已不知所踪,“真功夫”似乎真的有点功夫,连锁店面越来越多了。

跟公司名字一样,2009年8月,“真功夫”的广州总部爆发的一场真功夫表演,在投资界和创业界颇为轰动:共同创始人及公司大股东潘宇海委任其兄潘国良为“副总经理”,并派到总部办公,但遭到“真功夫”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蔡达标的拒绝后,引发剧烈争执。

要理清“真功夫”的管理权矛盾,还得从头说起。1994年,蔡达标和好友潘宇海在东莞长安镇开了一间“168蒸品店”,后来逐渐走向全国连锁,并于1997年更名为“双种子”,最终更名为“真功夫”。真功夫的股权结构非常简单,潘宇海占50%,蔡达标及其妻潘敏峰(潘宇海之姐)各占25%。2006年9月,蔡达标和潘敏峰协议离婚,潘敏峰放弃了自己的25%的股权换得子女的抚养权,这样潘宇海与蔡达标两人的股权也由此变成了50:50。

2007年“真功夫”引入了两家风险投资基金:内资的中山联动和外资的今日资本,共注入资金3亿元,各占3%的股份。这样,融资之后,“真功夫”的股权结构变成:蔡、潘各占47%,VC各占3%,董事会共5席,构成为蔡达标、潘宇海、潘敏峰以及VC的派出董事各1名。

引入风险投资之后,公司要谋求上市,那么打造一个现代化公司管理和治理结构的企业是当务之急。但蔡达标在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努力触及另一股东潘宇海的利益,“真功夫”在蔡达标的主持下,推行去“家族化”的内部管理改革,以职业经理人替代原来的部分家族管理人员,先后有大批老员工离去。公司还先后从麦当劳、肯德基等餐饮企业共引进约20名中高层管理人员,占据了公司多数的要职,基本上都是由蔡总授职授权,潘宇海显然已经被架空。

根据真功夫董事会章程,高层任免必须经过董事会表决,并有半数以上股东的确认才能生效。很显然,蔡达标获得了两家风险投资方的支持,占到董事会五分之三的席位,基本上决定公司的重要决策。

尽管管理层的矛盾还没有一个最终结果,“真功夫”的业务不断发展,店面不断增加,但创始人、大股东之间的矛盾一天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就有可能在某一天成为一个炸弹,引爆大家的共同利益。

“真功夫”投资人今日资本的徐新曾说国,三个人一起创业,各占三分之一股份,这种模式95%肯定要失败,她建议最好是一个大股东连同几个相对小股东的合作模式。在“真功夫”的案例中,VC投资人暂时通过董事会结构确保蔡达标的实际控制权,但公司会最终成为那成功的5%吗?我们拭目以待。

  • quote 1.郝帅
  • 想起现在我自己,也是三个人组成的团队,,难道那句话。。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是注定的?
  • 2010-6-28 19:46:2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

最新评论及回复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91204

京ICP备 09032337号 Copyright 2009 www.reachvc.com & www.reachvc.cn Some Rights Reserved.